天发娱乐网站是多少-日本教授:中国复工复产有助于全球产业链“转起来”

全球化发展让全球制造越来越普遍,全球产业链上任何环节的断裂都会产生巨大冲击。

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制造业产生了哪些影响?日本制造业受到的影响又会对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产生什么影响?如何推动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同步并进?

科技日报记者日前采访了日本立命馆大学教授、国际3E研究院院长周玮生,他从统计学角度给出自己的观察。

全球制造业产业链受到较大冲击

周玮生介绍,截至2019年,全日本雇佣人数为6,004万人,其中制造业是日本最大的行业,有1016万人,占总数的16.9%。

根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的调查,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已经影响了制造业中70%的企业,特别是有45.2%的企业表明从中国采购零部件已很困难。同时超过60%的企业表示“由于零部件供应延迟而导致国内生产延迟和暂停”。其次有47.1%的企业表明“由于中国工厂停产、销售下降、产量下降导致的自产产品延迟、产量增加的延迟等”,46.2%的企业表明“往中国的销售量下降了”。

对此影响日本各界似乎有很多担忧。

周玮生展示了日本帝国数据库3月17日公布了去年12月至3月15日的调查结果。发现,受COVID-19疫情影响(例如工厂关闭、商店关闭和采取防疫措施)的上市公司就有749家公司,约占上市公司(约3,800家公司)的20%。其中最常见的类型是制造业(251家),其次是服务行业(161家)。

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(UNCTAD)在3月4日发布了一份报告,题为“COVID-19流行病对全球贸易的影响”。例如,由于中国产能急剧收缩,中国2月份的制造业采购购买指数(PMI)为2004年以来最低,为37.5。据此,贸发会议估计全球价值链中的出口价值将减少约500亿美元,其中纺织品和服装价值占到15亿美元。

从整个制造业来看,欧盟受影响最严重,在156亿美元左右,美国是58亿美元,日本是52亿美元。对日本的机械和汽车零件出口正在减少。在纺织品和服装方面,受影响最大的是欧盟(5.38亿美元)、越南(2.07亿美元)、土耳其(1.642亿美元)和香港(1.07亿美元)。

日本采取措施缓解疫情对制造业的冲击

日本政府和地方政府、金融机构等首先采取了一系列的金融支援对策。

周玮生介绍,2020年2月13日,日本政府决定首次实施一项153亿日元的紧急经济措施。当时,对153亿日元的数额会否太少,很多人提出了质疑。

事实上,日本政府的经济措施不仅限于此,其政策是逐步确保增加预算。但是,分阶段积累如此少量的资金不太可能非常有效。随着疫情产生广泛影响,政府已开始考虑采取各种经济应对措施。

自民党3月3日提出一项提案,呼吁政府考虑2020年的补充预算。根据实际建议的内容,日本金融公司设立了特别贷款,为中小型企业设立了标准咨询台,为从中国归还生产基地的公司提供了支持措施,并为旅游业提供了支持。它还包含一些细节,例如将于4月之后灵活实施的中小企业加班规则。

3月10日,日本政府又决定实施第二次总金额为1.6兆日元规模的资金支援对策,用于对中小企业的实质性无利息、无担保贷款,以及支援国内供应链再调整等方面。

其中以经济产业省牵头,实施了许多面向制造业的支援措施。如生产力革命推进事业,通过引入IT来应对供应链损坏和未来业务连续性,优先为致力于资本投资,销售渠道的培养和效率的提高而努力的企业提供支持。

制造补贴为中小企业的设备投资提供部分资本支出补贴,补贴100万日元到1000万日元,补贴率中小企业为1/2。可持续发展补贴支持小型企业发展销售渠道并提高生产力。补助金50万日元,补助金率2/3。IT实施补助支持引入可带来更高附加值的IT工具,例如后台运营效率。补贴30万-450万日元,补贴率1/2。

但是,许多政策都集中在传统的公司支持上,对如何保护和振兴国内消费经济则很少关注。

各国应共同努力修复全球产业链

全球化时代制造业的主要特点是既受别人影响,同时又影响别人,是一个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的命运共同体。

周玮生建议,第一,各国齐心协力攻克疫情难关,互相支援互相借鉴,尽快控制疫情扩大蔓延。第二,构建人类与各种病毒共存的医疗卫生生产供给消费体制和生活方式,病毒有可能不能马上消灭,也许会卷土重来;第三,巩固产业链安全,防止逆全球化现象;第四,应利用此次契机,大力推进网络空间(虚拟空间)和物理空间(真实空间)的高度集成,通过物联网(IoT)以及远程讲座、远程办公、远程医疗等各种技术将每个人与物连接起来。

通过共享知识和信息,建设前所未有的智能社会并创造新的价值,克服人类面临的这些问题和困难,建立更加安全安心的社会模式。所以建立有效防控与经济发展同步并进的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以及社会体系和全球体系非常重要。

短评

中国复工复产有助于全球产业链“转起来”

陈超

“中国积极推动复工复产,既是推动本国经济发展的需要,也对全球产业链‘转起来’起积极推动作用。”周玮生认为,在产业链中,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,一方断链了就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正常运营。

笔者赞同他的观点,疫情首先是进一步验证了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,其次验证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体中的地位。

现在的疫情虽然取得阶段性胜利,但远远不是能松口气的时候。现在仍然需要当初的紧张感,危机感。

特别是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20万例,意大利的死亡人数已超过中国。世界疫情已经非常严峻,这对世界是威胁,对中国也是巨大威胁。病毒无国界,危机面前,人类是命运共同体,需要团结合作,应对现在,应对未来。

而未来,世界还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。非传统安全问题,如气候安全,粮食安全,核安全,公共卫生安全,都有可能破坏全球产业链的正常运营,从而影响国家安全,影响世界可持续发展。

所以,中国需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,建立一套有中国特色的、与各国共商共建共享的经济社会运行机制,在参与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过程中,实现国家民族的永续发展。

◎科技日报驻日本记者 陈超

责编:秦雅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