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发娱乐官网-天使日记丨在抗疫一线被感染,治愈隔离期满后,我又回到了临床一线

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“天使”中国之声《天使日记》第三十七篇,记录“白衣天使”们的工作日常,捕捉“战疫”最前线的点滴感动。

3月4日  湖北孝感  天气晴

我是孝感市中心医院危重症隔离病区的护士刘晶,这是我第二次进入危重症隔离病区的第七天,这一次,我没有第一次的忐忑与害怕,因为我看到了许多治愈成功的病例,看到了医护人员敬业的团队的力量,也看到了全国人民对我们的鼓励

大部分时间,危重症隔离病区里都是静悄悄的,病人们已经不能说话,只有医护人员走动、照顾病人的声音,这种安静对我来说非常安心,而我最害怕的,就是听到仪器的报警声,这就意味着会有危重症患者的病情恶化,我们一定会尽我们所能救治每一位患者。

五床的张阿姨2月21日从孝感应城转入我们医院,当时呼吸衰竭,经过10天的积极救治,效果却并不理想。我院新冠肺炎救治团队组织多学科会诊,决定对她实行新冠肺炎康复患者的血浆治疗,我们的医护人员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,包括输血前各项检查与交叉配血试验、捐献者血浆标本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和特异性抗体效价检测、血型配型,等等……目前张阿姨处于输血治疗后的镇静状态,生命体征稳定,希望她能够早日康复出院。

3月4日 武汉 天气晴

我是四川省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、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EICU医生邓磊,今天是我来武汉工作的第39天。

我们负责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七楼重症监护室,收治的是整个江汉区病情最严重的一部分患者。前两天上午,58岁新冠肺炎合并心肺复苏术后的官阿姨被成功实施ECMO撤机。当右侧颈内静脉置管拔出,整个病房异常宁静,但是我们所有医生、护士的内心却无比激动,官阿姨是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通过ECMO成功抢救的第一例,也是武汉市成功实施的第三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ECMO撤机患者,这不仅仅标志着我们在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救治中迈上了新的台阶,也给连日奋战的兄弟姐妹们带来了极大的鼓励与安慰。

3月4日  武汉 晴

我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年病科医生陈劲龙,来支援武汉已经2周了。

其实我老家就在武汉,住在武昌区雄楚大街。今年一月,老爹问我过年有什么安排。我照例回答,过年可能要值班。年后请假回去。没想到新冠病毒来了,武汉封城了。我也回不去了。可是,我还是回来了。只是这次不是来看望父母

安顿下来之后,看了下地图。离家不算太远。正常情况下坐地铁去到光谷广场,然后骑共享单车就可以到家了。但现在回不去了。在我家隔壁的几栋楼里,都有了新发的病例。每天拖着步子外出溜达的老爹也被困在了阳台里。

前段时间,老娘还会絮絮叨叨,楼顶的暖气漏水把我书架里的书全部都打湿了。我到了武汉以后,他们不再提家里的菜够不够吃,也不问我工作的情况。大家都彼此回避一些问题,虽然近在咫尺,但我也没法帮到他们。

或许一个月以后,我也能提着行李,和往常一样,坐地铁从光谷广场汹涌的人潮里挤出。在家门口的“老村长”带着老爹老妈吃饭,晚上陪他们散步,然后去光谷广场的德国教堂门口听小哥夹着吉他歌唱。大家都要好好的

陈劲龙(左)与广东医疗队队员在武大中南医院

3月4日 武汉 天气晴

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康复医学科的护士邹义,在抗疫一线被感染,治愈隔离期满后,我又回到血液透析室临床一线,现在是我返岗的第9天。

昨天,一位58岁的患者在透析的过程中腿脚突然抽筋,但他一直忍着没有跟我们讲,自己在病床上用腿蹬床尾,我发现后询问他是否腿抽筋,并前去给他按摩腿。可患者一直跟我说他没事,只是不舒服,活动一下。我说我帮你按按吧,患者一再强调他没事。后来他的症状加重了,才同意我给他按摩,我同时通知医生为他处理,遵医嘱通过静脉推注和用药,调节透析参数,他的症状得到缓解。后来我边给这位患者按摩,边和他聊天,得知他是因为看到我们医护人员都很辛苦,实在不想再给我们添麻烦,所以就没说他腿抽筋一事,这让我心头一暖

3月4日

我是湖北省肿瘤医院的医生王健键,今天是我来到雷神山医院的第29天。早上在更衣室穿防护服,耳边又响起同事之间互相提醒的声音:“脱防护服时,颈部容易污染,这样改进下是不是更好?”大家分享心得,不断完善。进隔离病房前,护士为我再次检查防护装备:“防护服没什么问题,护目镜要重新弄下。”

虽然已经记不清进了多少次隔离病房,但每次都能听到这样叮嘱声,帮我做好防护,为我鼓劲加油,这些“唠叨”,带来家人般的踏实和温暖。开科以来,我们病区没有一例同事感染。只有我们每个人都做好防护,明天我们大家才能一起回家

王健键在雷神山医院

3月4日 武汉

我是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队员、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华福洲。今天是来到武汉的第19天了。

昨天一个女性重症患者突然间呼吸状态恶化,一开始是面罩给氧,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,但是患者血氧在92%,呼吸频率43次左右,心率也到了140次,呼吸维持不住。这个时候我们带来新型的呼吸机装置,患者答应,我们就给他试用了这个。大概一个小时之后,患者的血氧从92%、93%左右到了100%,呼吸频率到了35次左右,再加上我们其他的治疗,这个患者改善得非常明显,到现在为止患者已经是不吸氧了,也避免了气管插管。

现在我所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的Z15病区,目前有17例需要氧疗的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患者,呼吸症态均有改善和好转,有两例危重患者已经转为普通型,15例的重型患者有8人转为普通,7名患者呼吸症状改善,这也让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,对这个治疗更有信心

3月4日 武汉 天气晴

我是安徽省第一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员、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ICU主管护师张芳静。今天晚上,我又要回到熟悉的金银潭医院南六ICU,这也是我结束一周休整后的第一个夜班。

三月里陆续有好消息:现在南六ICU收治的患者从一开始的30多位减少到了20位;我这两天感觉有点不舒服,今天早上到医院拍了CT,所幸一切正常。

细数来武汉的日子,已经有37天,每天的行动轨迹就是从金银潭医院到宾馆。今天我欣喜地发现路面上有了好多车多了不少,就连酒店旁的小区门口,也停了几辆车。

武汉渐渐暖和起来,路边的柳树也发出芽,金银潭医院门口的好几株桃花都开满粉色的花朵。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我:春天来了,那些最难熬的每一天已经在慢慢度过

webkit-tap-highlight-color: inherit;width: auto;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overflow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height: auto !important” src=”http://p1.img.cctvpic.com/cportal/cnews-yz/img/2020/03/05/1583397871753_458.jpeg”>

3月4日 武汉 天气晴

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康复医学科的护士邹义,在抗疫一线被感染,治愈隔离期满后,我又回到血液透析室临床一线,现在是我返岗的第9天。
昨天,一位58岁的患者在透析的过程中腿脚突然抽筋,但他一直忍着没有跟我们讲,自己在病床上用腿蹬床尾,我发现后询问他是否腿抽筋,并前去给他按摩腿。 可患者一直跟我说他没事,只是不舒服,活动一下。 我说我帮你按按吧,患者一再强调他没事。 后来他的症状加重了,才同意我给他按摩,我同时通知医生为他处理,遵医嘱通过静脉推注和用药,调节透析参数,他的症状得到缓解。 后来我边给这位患者按摩,边和他聊天,得知他是因为看到我们医护人员都很辛苦,实在不想再给我们添麻烦,所以就没说他腿抽筋一事,这让我心头一暖。 

3月4日

我是湖北省肿瘤医院的医生王健键,今天是我来到雷神山医院的第29天。 早上在更衣室穿防护服,耳边又响起同事之间互相提醒的声音: “脱防护服时,颈部容易污染,这样改进下是不是更好? ”大家分享心得,不断完善。 进隔离病房前,护士为我再次检查防护装备: “防护服没什么问题,护目镜要重新弄下。 ”
虽然已经记不清进了多少次隔离病房,但每次都能听到这样叮嘱声,帮我做好防护,为我鼓劲加油,这些“唠叨”,带来家人般的踏实和温暖。 开科以来,我们病区没有一例同事感染。 只有我们每个人都做好防护,明天我们大家才能一起回家 。

王健键在雷神山医院

3月4日 武汉

我是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队员、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华福洲。今天是来到武汉的第19天了。

昨天一个女性重症患者突然间呼吸状态恶化,一开始是面罩给氧,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,但是患者血氧在92%,呼吸频率43次左右,心率也到了140次,呼吸维持不住。这个时候我们带来新型的呼吸机装置,患者答应,我们就给他试用了这个。大概一个小时之后,患者的血氧从92%、93%左右到了100%,呼吸频率到了35次左右,再加上我们其他的治疗,这个患者改善得非常明显,到现在为止患者已经是不吸氧了,也避免了气管插管。

现在我所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的Z15病区,目前有17例需要氧疗的新冠肺炎的重症和危重患者,呼吸症态均有改善和好转,有两例危重患者已经转为普通型,15例的重型患者有8人转为普通,7名患者呼吸症状改善,这也让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,对这个治疗更有信心。

3月4日 武汉 天气晴

我是安徽省第一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员、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ICU主管护师张芳静。今天晚上,我又要回到熟悉的金银潭医院南六ICU,这也是我结束一周休整后的第一个夜班。

三月里陆续有好消息:现在南六ICU收治的患者从一开始的30多位减少到了20位;我这两天感觉有点不舒服,今天早上到医院拍了CT,所幸一切正常。

细数来武汉的日子,已经有37天,每天的行动轨迹就是从金银潭医院到宾馆。今天我欣喜地发现路面上有了好多车多了不少,就连酒店旁的小区门口,也停了几辆车。

武汉渐渐暖和起来,路边的柳树也发出芽,金银潭医院门口的好几株桃花都开满粉色的花朵。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我:春天来了,那些最难熬的每一天已经在慢慢度过。

责编:秦雅楠